娱乐
当前位置:福星网 > 怎样超度婴灵 >

南京最灵验的6大寺庙,短篇鬼故事:祭婴灵

字号+作者:admin 来源:怎样超度婴灵 2024年07月07日

丁兵为了没弄死菊花的事又被香香催逼着。”丁婆开始犯迷糊了,老丁知道无法挽回,所以并没跟丁兵说详情。她知道女娃是被这家拿去祭了,一个活生生的刚出生不久像玉儿一般纯洁...

早上老丁家的单方面战场如时开战,丁婆喝着稀饭把碗敲得叮铛响,

“你还要盛吗?罢了吧!要是只不下蛋的母鸡早宰了,偏是只吃饭不拉屎的人。”说完看到菊花还兀自拿勺子往碗里加饭眼都绿了,一巴掌打飞勺子。

“你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,在这里装疯卖傻!”菊花受这一吓,赶忙端着空碗缩到土墙脚下,呆滞的眼睛却不时地看着大口大口咀嚼着咸菜的男人丁兵。

“前世真作孽,卖了一头牛换回来个傻子,下了个毛蛋就封窝了。小兵我不管你出去是找姑娘还是找寡妇的能下蛋就成了。”丁婆皱着眉头盯着正在备犁头的老丁。

“又要人背犁,还叫她去,不就是因为她牛才没有的?”

“她肩膀磨破了,今天你去吧。”老丁嗡声嗡气地说,仿佛在说给自己听的。

“你咋知道的,你个老公公难道还看儿媳的光肩膀?”

“神经病!”老丁啐了一口。

“吵吵吵,一天到晚就知道吵,有本事你把她撵回家。你以为我乐意啊,我还嫌她碍手碍脚的,这三年可是我天天面对着傻子。”丁兵把筷子啪地往桌上一拍,瞪着丁婆。

“谁不想送来着?谁叫你怕她两个哥哥,送一次打一次,要是弄死了还要过来平了家。你要是能打你去把他们打服呀。就算是自家的妹子傻了他也不要,凭什么叫我们老丁家帮他们养傻子?”

“都歇了吧,人嫁过来时是傻子吗?好好的一个人……”老丁嗫嚅着。

“闭嘴!”

当老丁头备好犁头准备出门时,又看到山墙脚下蹲着的菊花,她像往常一样拿着铅笔小心地画一张脸,那是张出生不久的婴儿脸,她正闭着小眼睛,呼呼地睡着。

这个家迟早是要遭报应的,迟早的事。老丁的预感越来越强烈。

晚上,一阵运动过后丁兵疲惫地躺在寡妇香香的怀里,他嗅着香香身上的蒲草味变得温顺起来。

“这算个什么事啊,别看我是个寡妇我可比姑娘吃香呢,邻村老张已经叫人过来提亲了,我还把他晾在那里。你自己看吧,你要还这样不清不楚的,不正儿八经请人过来提亲,那我可就到老张家落户去了。”香香摸着丁兵的胸口半认真半娇嗔地说。

“我也急,这傻子送又送不掉,扔又不敢扔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她傻你也傻吗?如果是她自己要死的,她哥又能跳天?”香香直起身来狡黠地点点丁兵额头。

傍晚时分菊花怎么也找不着她画得最好的那张娃娃像了,她脑子里一片混沌,娃娃生下来她只看了一眼,就被丁婆抢走了。这三年来她只剩下这最后一眼的记忆,娃娃那张紧闭着双眼的小脸填满了她整个世界。她知道女娃是被这家拿去祭了,一个活生生的刚出生不久像玉儿一般纯洁的婴儿就这样被祭了,菊花抵抗不过他们,在这片村子这种事也时有发生。菊花又心疼孩子又痛恨自己无能,慢慢地自己也忘记是真疯了还是情愿如此。

菊花翻箱倒柜地找着,连米缸也不放过。丁婆把脸凑过去,压低了声音说:“应该在大兴湖吧,我看往那飞了。”丁婆对她是真傻这点深信不疑,所以她觉得不需要那么强的逻辑谎言。

菊花撒腿就往大兴湖跑去。大兴湖有多大没人能描述得清楚,只知道看不到湖的另一边。中间有座相当大的岛,那座岛常年被雾气包裹,据说有成千上万的毒蛇盘踞在那里,但奇怪的是一到夜里会有婴儿啼哭般的声音从岛上传来。不知从哪一年往下传,绝不允许有人上岛,那样会带来灾难降临。

菊花跑到湖滩上,丁兵正朝她扬着手上的那副画像。大兴湖位置比周围的地势都要高,湖堤又被政府加高了,所以从村子的方向根本就看不到堤下。丁兵瞄准了这点,早上就从村口往街市方向走,一路招呼村民自己走亲戚去了。等到晌午大家都在家休息时悄悄潜回来钻到堤上的涵洞里。

等到菊花慌乱地去夺时,丁兵左手迅速按下打火机,朝画像点去,风向早就算得准准的了,他一松手画像带着火苗呼呼地往湖里飞去。菊花不顾一切地往湖里追,直到湖水淹过胸口,她绝望地看着那点点火星越来越弱,再回头看时丁兵正叉腰冷笑地堵在湖边上。菊花笑了,眼泪顺着笑脸滑到湖水里。

大兴湖里祭了多少女婴?我那刚出生的宝宝也睡在这里吧,或许她也漂到了那座岛上了,那个岛上有蛇吧,她被蛇吃了吗?可怜她都没有见过妈妈,她想妈妈吗?菊花悲怜地想着,一步一步往前迈去。

忽然狂风大作,湖水卷起万重波浪,像愤怒的狮子般杂乱地扑向岸上。一瞬间碎浪连接天空,一片细白。丁兵慌忙向后退去,等他定下神来看时,只见岛上雾气更浓,只瞅见白茫茫的一片像悬在空中的云朵,云朵里传来一声比一声尖利的婴儿啼声,呜呜咽咽,劈开盖地。稍顷湖面平静下来,早已没有菊花的影子了。

虽然受了些惊吓但事情进展的很顺利,丁兵摸黑跑到街市的方向,第二天装模作样地从那里往村子赶。路过香香家时他朝早等在那里的香香使了个成功了的眼色。

按计划白天应该有人会看到大兴湖漂着的尸体,丁兵一天哪都没去,不安地在家里等着别人来通知他。但今天出奇的安静,丁婆傍晚时装着无意中走过大兴湖,湖面平静的像面镜子。

晚上一家人各怀心思地点灯吃饭,一阵阴冷的风吹开院门,一身白纱衣的菊花吃吃地笑着走了进来。丁兵一口腌辣椒卡在嗓子眼里,边咳边打量着,衣服在随风飘动,那就是说衣服是干燥的。丁兵木在那里和丁婆交换了眼神,丁婆没有参与过程,她倒不觉得菊花一定是死了,所以很快淡定下来。

“吃过了吗?”两人同时问道。

“妈妈,我吃过了,姑子和宝宝留我吃过了。”菊花还在笑,惨白的脸有些浮肿,让丁兵打了个冷战。

“你怎么换了身衣服?这衣服不是你的。”

“衣服湿了,借了姑子的。”

三人呆住了,互相看看,估摸着她疯的更厉害了。

“奶奶,我进屋睡觉了哦,今天好快活呀。”菊花说完穿过堂屋直接进了房间。

“什么奶奶?丁兵你跟我出来,我问你话!”丁婆厉声道。

“啊,没有影子,为什么会没有影子,姑子是谁,我女儿吗,宝宝呢?我说过报应要来的吧,这一代一代哪是人,根本就是丧心病狂啊,呜呜……”老丁拉灭了灯哭了起来。

菊花白天再也不出门,头也不梳,脸也不洗,就这么披头散发的呆在黑屋里,倒是“妈妈、奶奶”喊的很勤,晚上飘飘忽忽地搬个凳子坐在门口,奶奶,妈妈的跟喊魂一样,彼长此短。倒是奶奶的精神越来越萎靡,但两个人心里有鬼,也不敢拿菊花怎么样。

那边老丁偷偷找到邻村的神婆,把情况跟她一说。神婆是七里八乡的名人,大家只知道她超过一百岁了。别看她平时颤颤巍巍的,一旦搭起神坛做起法了,那就轻盈的跟猴子一样,这就是所谓的灵体附身了。

神婆在老丁家门口搭起神坛,带着徒弟做起法来。香一焚上,符一烧后,她的腰立马就直了,脸上也布满了神采。嘴上念念有词,像纸片一样忽东忽西地飘着,一会翻跟头,一会下腰,台下的村民们早就惊得立在那里不敢动了。忽而她紧闭的眼睛猛地一睁,手中的木剑直指老丁,用青年人般清脆的嗓音愤怒道:“老丁你骗我,还不说实话!保你不死。”说完后灵体一抽,又恢复了神婆本体,瘫坐在地上。

老丁一屁股坐在地上,冷汗淋漓。

大兴湖一到晚上,连个飞鸟也没有。

“你奶奶也曾请我做过法,那是她祭掉头胎女婴后的事。这些祭掉的女婴还是念及父母恩情,并没多难为她。我以为你孙女也会饶过你们,可惜你瞒了我,你们还祭掉了自己的女儿,逼疯了儿媳进而还淹死了她。你们挑战了她们最后的一点包容心。真是蛇蝎心肠!”

“这湖里祭了多少女婴呀,不知道哪代传下来的法儿,只要祭出这胎的女婴,下胎肯定是个小子。听到那岛的声音了吗,那里就是这些娃们鬼魂的家了,你知道什么样的鬼魂最厉害吗?就是这些灵婴。她们被人类活活淹死了,但她们从来也没伤害过我们,是你家太过分了,从你奶奶辈起,代代都祭,连头胎的女婴都不放过。儿女来是福气,你家的福气早耗尽了,你们不只没有察觉,还要杀人!”

“我奶奶,我妈,我老太婆子都说女人赔钱货,白养货,一个也不能要。我姐,我女儿,我孙女,都没了,都没了……”

“死者大,死人尊叫活人,活人必定折寿。她每叫一声,丁婆的精气就会消掉一点,直到殆尽。你家是三个死人在叫一个活人呀,还有你儿子,他也是躲不过的,你别管了,自求多福吧。我功力浅,别来找我了。”

丁婆开始犯迷糊了,老丁知道无法挽回,所以并没跟丁兵说详情。丁兵为了没弄死菊花的事又被香香催逼着。两人厮混后迷迷糊糊睡着了。忽然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两人,外面一个男人焦急地喊开门。

“是我男人,他应该是出远门做活了,怎么这两天就回来了?快躲起来。”香香胡乱地披上衣服一把拉起丁兵,

“你家空空荡荡的,我躲哪儿?”

“躲厨房水缸吧,没多少水,等我们睡了你悄悄走。”

丁兵掀起水缸盖钻了进去。忽尔感觉不对啊,这水怎么这么粘,这么臭,我怎么一个劲往下沉,水缸不就那么大吗?什么东西进嘴里了,好臭啊,什么东西在我脸上蠕动?啊啊,怎么一直往下沉。丁兵拼命地挣扎,越沉越快。他睁开眼睛想瞅瞅四周,一张脸,一张睡醒了伸着懒腰的婴儿脸,正满足地冲着他笑。这张脸好熟悉啊,好像在哪见过,哪里呢?

香香打开门,看到穿着雪白衣服的菊花正对她吃吃地笑,那脸似乎又比昨天大了一圈,紧贴着头皮的湿发正滴嗒滴嗒地往下滴水珠。她一惊,晕了过去。

第二天醒来时香香依然躺在床上,脑袋里却清晰记得夜里的事,她赶忙跑到水缸里,缸盖好好地盖着,里面只有小半缸清水。哪里出错了?昨天夜里只是场梦吗?男人不是早就死了吗?可是晚上丁兵明明是来过夜的,人哪去了?缸,缸,对,除了水缸还有粪缸,他不会听错缸了吧。香香手抵着心脏拿个木耙往茅坑跑去。丁兵半个身体一动不动地露在外面,浑身涂满黑绿的粪便和不停蠕动的白色虫子。

啊,香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她想不明白,这粪坑明明只有一米多深呀。

老丁一早醒来就感受不到丁婆的呼吸了,他里里外外转了一圈,没发现菊花,天已经大亮,菊花如果不在屋里那就已经走了。是啊,走了,都走了,时限已经到了。只留一个老头收拾残局。

以后人们看到老丁在大兴湖边上扎了棚子,搬进去住了,他把祭出去的女婴偷回来小心地喂养,再以后,人们思想也慢慢改变了,不再有人祭女婴,慢慢的湖中间的岛也不再有啼哭声了,到后来还开发成了旅游景点。


参考资料

1.【福星网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,福星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福星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【福星网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福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排行榜
编辑推荐
  • 温州求姻缘哪个寺庙最灵验

  • 三明有名的寺庙,十二生肖转

  • 福州比较出名的寺庙,补财库

  • 三明最出名的寺庙是哪一座

  • 三明道教超度亡灵开路文,超

  • 湖北十大名寺庙排名榜,招桃

  • 南京寺庙养老院,招桃花:催

  • 湖北寺庙属于什么性质单位